追逐存在感。

羽落春深-贰 | 黑夜将至女性同人

黑夜将至女性向同人

仙侠paro

于公举与杨城主不得不说的故事

又名……会长是城主大人?hhhh


——————————————————————————————


一道银色的流光从巍巍青山中腾空而起,飞向另一边庄严的黑石城墙。墙上的法阵灵石闪了闪,遥遥感应到对方的气机之后便不再动作,任由其大张旗鼓地飞向城主府。


于谦收起飞剑落地的时候,正巧看到一身黑衣的年轻人一边用黑色的灵机收拾着卷宗一边伸着懒腰,眼眸不知是因为伸展身体的舒适还是疲惫微微眯起,淡色的唇里轻轻溢出一声叹息。

看到友人冷着脸朝自己走来,杨小千勾起一个轻松的笑容向他摆摆手就当打了招呼:“噢,于谦,早啊。”

白衣的少年道士略带惊异地回望了外面的天空一眼,是日头高照的正午没错,他感觉自己的眼角跳了跳,什么清心静气都一下子就哗啦啦地飞走了:“你又……”

这个人自打扛下城主职位之后就爱把自己在藏书阁里一关就是十天半个月,又是整理几百年前城破前后的资料记载又要处理刚刚收复的仙城的大小事宜,还要坚持着不能放弃修行,饶是仙人之能也禁不住憔悴了一大圈。看这人早午不分的样子和略显勉强的灵力波动,显然又是熬了许久。


“唔~其实应该也就一旬多点而已,嗨呀,不要气嘛,仙人的身体哪有这么脆弱!”杨小千一边走上前勾住于谦的肩膀一边带着他往外面的水榭走去,“来来来,前几天小丹说过什么女儿节硬是往府里所有人塞了几罐自酿的果子酒,馋不馋?”

于谦哼了一声,想着那女修酿酒确是一把好手,也就由他带着去亭子里坐了下来。

 

清冽香醇的桃花香气随着酒水在杯盏中漾起的波纹弥漫在空气里,杨小千为两人倒好了酒,举起杯子对于谦挑了挑眉:“不喝?”

于谦当然喝,但不是像杨小千这样小口小口地尝,而是仰头一口就把酒给喝干了,末了还要嫌弃似的啧一声:“太甜。”

“我可去你的吧!小丹的手艺别人想喝还喝不着呢,”杨小千刚要给他满上的手收了回来,笑骂道,“嫌甜啊,那我可不给你倒啦!”

“把你能的,满上。”于谦哼哼着把酒杯弹过去,又看着它载着满杯晶莹的酒水晃悠悠地飞过来,目光不由越过酒杯,落在对面少年模样的仙人身上。他黑色的柔软发丝被同色的乌木发簪挽起一个整齐的髻,肤色显得有些苍白,但脸上的笑意真实又活泼,像一个真真正正的凡俗间的少年人——也只有这时候,他才像一个刚及弱冠的少年。

杨小千抿了口酒,也渐渐摆正了脸色,他看向于谦:“怎么突然找到我这儿来了?这段时间道宫刚刚扩大规模,你应该也很忙才对。”

于谦嗯了一声,视线从杨小千脸上收回,又停在对方握着酒壶而显得线条格外修长的手上,自己不自觉地把玩着手中的杯盏:“宇文茜死了。”

“啊……”杨小千错愕了一瞬,显得有些惊讶,随后显露出些许小心的安慰和唏嘘,“还是没撑过去吗……可惜了。你……节哀?”

倒是于谦皱了皱眉,显然很是不满:“我节什么哀!早跟你说了我对她没意思,只是看着可怜顺手养着罢了。”

杨小千有些困惑地苦笑着挠挠头,难道这傻子到那个可怜妹子死都没发觉?有些时候他对她下意识的忍让可是令他也啧啧称奇的,可他的样子倒是真的完全不见有丝毫在意……怪了。

于谦看着杨小千露出一点难得的迷惑本是有些扬眉吐气的感觉的,但想到对方情绪的来源,不由得心下又有些火气。他袍袖下的手掐起一个清心诀,一个念头转过念了百八十遍好歹勉强把心里怒哼拔剑决斗等浮躁的欲望压了下来,冷声道:“刚刚妖族来了,装成她的游魂跑来挑衅,被我打回去了,应该是个惯于操作幻象的。”

“唔,”说到正事,杨小千也收起了迷惑,认真地点点头,“连我都没有收到消息,看来她是刚刚……”

“嗯,今晨丑时。”

“抱歉……”

“都说了我和她没关系!”于谦忍不住咬牙脑道,后面的话快得跟暴雨梨花针似的,“总之事情发生的很短时间内妖族就得到了情报还能潜入进来要么是我们的人被动了手脚要么这事有他们的手脚要么两者兼有——刘远舟怎么解释?”

杨小千扶住了额头,一边思考,一边小口抿着酒。过了半晌,他苦笑道:“我知道这很可疑,可是很遗憾……我也不知道他会怎么解释。”

“或者说,也许他根本不会解释,也说不定。”

 





给勤劳的自己点个赞

评论 ( 5 )
热度 ( 8 )

© 轻薄少女糯糯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