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薄少女糯糯子

追逐存在感。

是夏天的感觉!

今天警探组显微镜女孩也要来挖细节!!

*非亲情向注意

自截fromC菌实况


>打醒汉克递好衣服之后,康纳翻完东西以后就乖乖地站在玄关等人。汉克换完衣服脸色不爽地出来,康纳还对着他笑了一下……哇……暴击!!!【并且微表情很真实很到位了,和证物室门前对同事的那种假笑完全不一样/////】

>在车上一开始汉克抱怨脑袋要爆炸的时候康纳就一直扭头盯着他,盯着他,盯着他……只在被问到确定地点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前方的车辆控制还是什么之类的,之后又继续转头看着汉克……2333

>汉克下车显示好感度为友好【这个老傲娇】

>康纳下车,系统提示软体不稳定【突如其来的不稳定,喵喵喵喵喵???看看之前你干了啥:夜袭单身老警官,撸狗打脸啪啪啪,放个热水烫醒他,挑选衣服加查房,对视一笑美滋滋,啧啧……】


一切尽在不言中=w=

【警探组】Creature.02

02.

"所以,昨晚你梦见了什么?"康纳和汉克绕着公园晨跑,圣伯纳犬在前头玩得很开心,时而追着蝴蝶跑跳,时而回过头对他们俩晃晃尾巴。

这是一个很好的天气,那场下了三四天的雨总算停歇了,丝丝缕缕的银灰色云层挂在墨绿的树梢,透过这些就能看到明亮的蓝色天空。

"你要知道,老人家记性总是有点不好,"汉克深吸了一口潮湿混合着泥土气味的空气,又重重地把肺里的二氧化碳呼出来,"而我后来做了个好梦。"

他转头就看到仿生人对自己扬了扬眉毛,专注的凝视之外还附赠一次眨眼。

他立刻转回了头,幅度之大险些扭到脖子,而此时他开始后悔把头发扎起来以致整个开始飘红的脸和脖子都暴露在了仿生人的眼皮底下。

"好吧,我想想..."他的眼神开始追逐前方的相扑,"说实话,我真的记不太清了,就记得什么来着...喔,下雪。"

"下雪?看来昨晚的机体温度和空调都调得太低了,汉克,抱歉。我建议卧室的空调恒定在27摄氏度,而我的机体温度,"康纳皱了皱眉,"也许我是该下载体温模拟的软体了,虽然你表示很喜欢偏低的体温可这对睡眠并不好..."

"喔,你可闭嘴吧!"汉克翻了个白眼,决定停下脚步并一屁股坐到旁边的长椅上让自己歇口气,"我想起来一点了,关于那个梦。想听就过来坐着。"

"好的。"仿生人听话地停下脚步并坐在他旁边,双手放在膝盖上转过头看他,"我在听。"

"好吧...我梦到了一个大雪天,而我居然在这鬼日子里跟你在一个破楼顶打架。"

"打架,为什么?"康纳歪了歪头,头上的led灯开始亮起黄色。

汉克没好气地揉了揉他的头顶:"我他娘的怎么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在梦里打架!那只是个梦!也许只是我受够了你的有机蔬菜沙拉,谁知道呢!"

康纳头上的灯光还是偏黄的,汉克看到他有点惊讶地咬了一下内侧的嘴唇,显得有些懊恼或者说低落:"它有那么糟糕?"

"这只是个愚蠢的假设!"汉克看起来很想给自己一巴掌,他头痛地抹掉额头上的汗水,"反正管他的什么原因,我们就是在打架,而且打得很凶..."像是想要对方的命。

"好吧,继续。"

"然后我..."深邃的蓝色眼珠盯着康纳的脸,汉克缓缓地说,"我几乎把你从楼顶推下去。"

事实上在梦里他确实把仿生人推了下去。

外表年轻的机械在暴雪中张开双手,深棕色的眸子在夜色中出映着面色不善的他与身后巨大的广告牌。

【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还是一个机器?】

Creature

^警探组
^汉康
^和平结局if
^甜饼,放松食用

01.

副警长大口喘着气把自己从噩梦中抽离出来。

他睁大眼睛,眼前是熟悉的,一片漆黑的天花板。眼边有湛蓝的灯光闪动了几下,他转过头,刚好看到仿生人缓缓睁开的双眼。

他噎了几秒,然后缓缓叹气:"Shit...康纳,你迟早有一天能把我吓出心脏病。"

而他刚刚从待机模式"苏醒"的仿生人恋人则眨了眨眼:"你做噩梦了,汉克。是关于我的。你梦见了什么?"

"我说梦话了?"困意再度袭来,汉克转身搂住他罩着宽松卫衣的肩膀,语气和意识都渐渐模糊了,"没什么,就是一个挺蠢的梦罢了...晚安,康纳..."然后轻微的呼噜声就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

"晚安,"康纳调整了一下身体以便他搂得更舒服而不至于被自己的机体压得血液流通不畅,而这个姿势让他们的脸靠的更近了。他看着汉克近在咫尺的睡脸回了一句,“汉克。”

他准备继续待机,可是异常的程序却让他忍不住盯着汉克,甚至想要亲吻他,单方面的。

Led灯变黄了一会,最终以一个轻若露水的吻划下尾声。

灯灭了。

TBC

拥抱以后

^和平线彩蛋拓展

^警探组恋爱向

底特律对阳光和晴天向来吝啬,今天却难得破例开朗了一次,久违的金色洒落在各处积雪上,环境温度偏冷,却能让人不自觉地拥有好心情。

汉克难得地起了个早(尤其这还是双休日),早到他最爱的汉堡店都没开门,早到本就萧条的街上跟空城似的空空荡荡。

他在等他的搭档,虽然他几乎没正面承认过。年过五十的老警探这么想着,一边搓了搓鼻头一边抱着双手在原地转了转。

他的安卓小混蛋没让他在冰天雪地里等太久,很快他就听到了积雪碎裂的微弱声响,转过身刚好看到朝自己走来的康纳。

他的穿着打扮和初见时那个冷冰冰的机器如出一辙:模控生命的标准制服,整齐的深色头发,英俊讨喜的外貌,还有看起来诚恳澄澈的棕色眼睛和额角稳定的湛蓝色LED灯光。

可汉克很清楚地知道有什么已经不同了。这是难以形容的一种微妙感觉,像雕像有了灵魂,或是微风掠过冰块渐消的湖面,又像寂静的公园里响起第一声鸟鸣,然后整个开始变得生机勃勃——他端详着对面的小伙子,发自内心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康纳也凝视着他,嘴角往一边上扬,连带着眼睛也映出了笑意。

是的,就是他了,汉克想。

——那还等什么呢?

他慢慢迈开脚步向呆站在原地的仿生人走去拍他的肩膀。宽厚的手掌十分顺手地在他的后脑勺上揉了一把,汉克没用多少力就成功地把这个金贵的脑袋摁到了自己肩膀上,而此时康纳才后知后觉地伸出手回以拥抱。

在头靠上人类外套的一瞬间,康纳近乎本能地分析着这一陌生的行为:拥抱。汉克外套上沾染的微小酒气应该来自于前晚,但摄入量在健康范围内;传感器感应到人类吹在自己皮肤层上的吐息,轻柔得像微风,带着一点潮湿和温暖;后脑的头发有点被大力的揉搓弄乱了,而对面的拥抱像极了曾经看到过的人类友人,存在感十足却不至于使人窒息或难受,所以他也学着悄悄加大了拥抱的力度……

但他的系统好像出了些错,他似乎想要做些别的,这种感觉熟悉又陌生……

康纳歪了一下头,看向因为他这个动作而微微朝自己侧过脸的汉克。阳光把周围的一切都渐渐照得更亮了,包括他泛着浅蓝色的眼睛。

他看起来从未如此温柔。

他们的脸在对视的时候渐渐靠近。

康纳微微扬起眉,眼眸倒映着初升的冬阳,他感到后脑传来一股不轻不重的力道,而他选择遵从——于是他们亲吻了。

这个浅尝辄止的吻没有持续多久,甚至只是嘴唇和嘴唇贴了几秒钟——纯情得像初中二年级的小年轻——汉克这么在心里腹诽。

不得不承认的是,在亲到康纳的那一瞬间,他有了一种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羞耻感……或许是恋爱女神在几十年后重新垂青了他,他感到自己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感到害臊,而康纳坦然纯洁的眼神和柔软的唇瓣成倍地放大了这种感受。

这就是吻……这是爱吗?嘴唇分开以后,两人依然保持着拥抱的姿势,康纳检测到人类加快的心跳和上升的体温,后脑勺的手滑到了肩膀上,汉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背部,依旧注视着他。

此时他眼瞳的颜色与背后的天空很相似,康纳悄悄调动取色器将这个稀有的颜色存储了下来。

想要说些什么,迫切地。

“汉克,我想……”

“什么?”

“我的意思是,”年轻的仿生人露出了一个微笑,“你笑起来非常好看。”

汉克嘟哝了一声,再次环紧手臂,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接上

自截警探组from纯黑直播七


!!!!KARA线坏结局注意!!!!

!!!!KARA线坏结局注意!!!!

!!!!KARA线坏结局注意!!!!


预警三遍完毕


高速路逃跑的额时候故意不按QTE,导致卡拉把爱丽丝推上一个稍微安全一点的地方之后被撞死在半路,爱丽丝跑回去卡拉的地方被另一辆车撞死…………


然后就可以看到汉克扒着护栏骂老天,康纳惊吓又不解地盯着高速路,一直微微张着嘴,还咬了一下牙。但是LED还是蓝色的,也没有软体不稳定的显示……觉得这里有点奇怪。

*警探组from纯黑直播七

-虽然看着心疼,但是淋着雨的康纳真的好好看啊^q^

  或者说整个底特律里所有角色在雨里雪里的样子都超好看……这也是赛博朋克的特色之一吗?

  话说康纳仿生人不怕水不打伞也就罢了,汉克和另外一个警官居然也不打伞,喂喂淋雨可是会感冒的,警察都这么浪的吗orz

-此时汉克的好感是敌对状态……可以看得出汉克有一个小习惯就是抬下巴看人,以表示一种不置可否的态度,这个小动作后面对其他人也有出现。

-以及康纳真的是puppy eyes啊!!眼里有星星!而且说话时的微表情也超可爱了,抬起眉毛什么的^q^姑且当做是社交模块的功劳,但实在养眼且电力十足!怪不得老傲娇抵挡不住啊23333

康纳成为Deviant突兀吗?仿生人到底有没有痛觉?

*天知道没有主机的云玩家有多羡慕有四公主的太太们,只能疯狂刷底特律的各种实况缓解一下了【擦泪】

*个人想法,欢迎友善讨论


1.关于康纳成为Deviant是否突兀:个人觉得不太突兀,因为开头从玩硬币和救鱼开始康纳就已经开始软体不稳定了,而且他就没怎么遵从过汉克的要求(比如待在车里,去高速追人,救汉克,在家里的时候让他滚出去,等等),也多次违反了仿生人不能持枪的规定。
也许CL在设计他这个“异常猎手”的时候除了阿曼达这个自检程序的同时,也开放了更多的权限?所以我觉得康纳其实一直在异常的边缘试探,他只是没有遇到过其他人这么明显的墙罢了。

2.关于仿生人的触觉和痛觉,因为有人问为什么最后康纳在禅意花园的暴风雪里明显地表现出了怕冷。首先我觉得触感和痛觉肯定是连接在一起的,按道理来说有触觉肯定就会有痛觉,为什么康纳说仿生人不会痛呢?
-假设A:仿生人没有触觉(此处只要有传感器就默认有触觉),只配备了视觉和听觉,所以自然就没有痛觉,但是这样的话,他们怎么用身体接受外部的反馈?比如拍肩会转头(连停人站里未觉醒的仿生人都会做这个动作),而且个人认为这样并不利于各种工作比如保姆家政,因为视觉的范围太窄了,而人类也习惯于通过肢体动作交流,特别是对仿生人这种拟人程度这么高的存在,人们很容易潜意识地把他们当成人类地通过动作表达意图,如果无法通过这种方式互动,我觉得这是挺失败的交互设计……

-所以假设B来了:仿生人有触觉,皮肤层下有精密的传感器,但是他们的痛觉是默认关闭的,甚至根本就是脚本里被屏蔽的内容;也就是说从触觉到痛觉会有一个阈值,超过的就会默认接收不到。至于痛觉能否被开启……这就很难说,因为作为云玩家目前看过的多种实况里没看到仿生人确切说道自己“感到疼痛”。爱丽丝会觉得自己冷或许是YK型号的特殊设置,而康纳在禅意花园的暴雪中感受到的冷……或许是自检程序启动,CL在格式化康纳的记忆存储和情感模块时本身危机感的具象化?那么过了这次之后,康纳会不会在现实中感觉到冷呢?以及异常仿生人是否会打破痛觉阈值的限制呢?这就见仁见智啦~


目前想到的就这么多,以上√

警探组我TM买爆!!这彩蛋!我也就反复看了那么百八十遍吧!!!

汉克笑起来真的太他妈好看了!!!

还有康纳这纯洁无辜又带着点羞涩的笑容!!大概只会在汉克面前展现吧T^T他真的现在完全像一个大男孩了!!!

以及大咧咧走过去把康纳埋在自己肩窝!!!

以及被抱住前一刻都傻愣愣站着,脑袋被摁在肩膀上才后知后觉地抱上的康纳酱!!!

两个人拥抱还弹了一弹!!以及好几秒之后渐渐松开的手和依然对视的俩人!!

以及制作组真的心机了,后面的远镜头根本看不清动作,完全可以脑补成亲亲!!!因为他俩脑袋是挨!在!一!起!的!甚至有部分重叠!啊!!!

原地爆炸,我永远喜欢警探组!!!